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伦理  »  妈妈,我们会幸福的!-果博东方

      

序曲

浴室內水霧繚繞,溫熱的水線淋濕了美智子的長髮,讓她的意識清醒了些許。全身軟綿綿的,如果不有人扶著,也許早就癱倒在地了。真是丟臉啊,三十九歲的女人居然會喝得爛醉,還要兒子幫忙洗澡,明天一定會被俊介抱怨了,我真是個不像樣的母親啊。

「啊!」好舒服啊,美智子感到一陣酥麻的感覺從臀部蔓延開來,不,不光是臀部,胸前也好舒服啊。迷迷糊糊間美智子感到久違的舒爽感如燎原之火般迅速蔓延,這種感覺真是太美好了。她下意識的把自己的重量都靠在身後人的懷裡,胸部向前挺起,頭部向後,白皙的脖頸如同天鵝般伸展著。她立刻感到有溫熱的唇吻上自己的脖頸,有柔軟的舌頭一路向上輕舔,直至耳後。

美智子再也無法自持,側轉頭找上那嘴唇。迎合她的是激烈的長吻和身體上更加舒爽的刺激。

「媽媽,你真美,做我的妻子好不好?」

輕柔的情話把美智子從慾望的暗夜裡拉回現實,強行撐開眼皮,近在咫尺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兒子俊介。不僅如此,自己竟然赤裸裸的靠在同樣赤裸的兒子懷裡,自己的乳房竟然在兒子的大手裡變幻著形狀。不!那裡不可以,俊介他竟然用肉棒在自己的臀溝裡前後蹭動。

美智子可以感覺到俊介肉棒的輕微跳動,理智讓她無法再繼續忍受,倫理觀念讓她必須要做些什麼,她想要推開俊介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該死的酒!

「俊介……不可以……」

「媽媽,我愛你。我要一輩子和你在一起。」

「俊介……我們是母子啊……怎麼能……」

「不,我不管。媽媽,我會一直對你好的。我想要你,求你了,媽媽。」

「媽媽,你怎麼流血了?媽媽,是我不好,你不要嚇我。」

「俊介……放開我,否則……我……我就咬舌自盡。」

1。

早晨六點十分,俊介像每天一樣準備好早餐,牛奶、烤麵包片、糖心煎蛋,都是母親美智子的最愛。

俊介並不喜歡做飯,甚至是對每一件本該由主婦做的事都頗為反感,但是沒有辦法啊,誰叫美智子工作太忙,經常熬夜趕工設計圖。忙到沒有時間做家務,還不光如此,母親甚至從沒帶過自己外出度假,寒假要是能去北海道泡溫泉該多好啊。

美智子是單身的未婚媽媽,生下俊介後便開始經營自己的房屋設計公司。美智子的設計具有女性特有的人性化特色,總能讓人感受到家的溫暖,她的公司也因此在業內小有名氣。作為社長的她做事認真,很多設計都親力親為,雖說讓公司業績越來越紅火,卻忙得經常要兒子照顧,著實有些對不住俊介。

俊介把去度假的幻想趕走,推開母親的房門。

美智子天生麗質,皮膚光潔如玉,如同嬰兒一般,奔四十的女人常常煩惱的皺紋在她臉上卻連半條都瞧不見。她睡得很甜,嘴角調皮的微微上翹,就像是剛得到心愛布娃娃的小蘿莉。

俊介坐到床邊,望著睡夢中的美智子,她真可愛啊,為她做一輩子早餐我也願意。俊介忍不住伸出手指輕刮美智子精緻的鼻子,指腹與鼻翼的觸感讓他生出些莫名的心動。

「俊介……我的好兒子……讓媽媽再睡一會吧。」

美智子閉著眼睛,如夢囈般呢喃。伸出手抓住剛剛在她鼻子上作怪的大手,拉到嘴邊輕輕的咬了一口。

俊介迎合著她的動作誇張地喊痛。

「好吧媽媽,你再睡一會,給你定好鬧鐘,早飯做好了,一定要吃哦。我去上學了。」

美智子閉著眼睛輕輕的點頭表示知道了,隨即又努力伸出手臂,攬過俊介的脖頸在他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俊介,你真好。」

俊介在開陽高中讀高二,每天都要坐三站電車。他不喜歡電車,尤其不喜歡看到電車裡一張張掛著無奈與麻木的臉。如果上班是那麼倒胃口的事,為什麼不試著改變呢?

「俊介,早上好啊。」

莉奈和俊介同班,經常會在電車上碰到。她長得很可愛,很討喜,但她卻是個很奇怪的女孩子,經常會說出些驚人的話,她性格很不錯,既樂觀又開朗,應該可以做好朋友吧。

「俊介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吧,我沒有想過。」

「人怎麼可以沒有喜歡的人,就好像小鳥一樣,孤零零一個人多可憐啊。」

人怎麼會是小鳥,一個人不是也可以生活嗎,就像母親美智子一樣。俊介從不覺得母親孤單,更是從未想過母親是否可憐。

莉奈甩了甩馬尾辮,辮子上束著的一對銀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音。俊介覺得很好聽,似乎有陽光的感覺。

「俊介,我有喜歡的人了,他叫橋本,四十五歲,在秩父醫院當醫生,有三個孩子,妻子是全職主婦,她每天都會買秋刀魚煎給丈夫吃呢。」

俊介被莉奈突如其來的告之驚到了,她居然喜歡上比自己大二十八歲的老男人,而且還是有家室的。她居然連人家妻子每天買秋刀魚都知道,俊介可以想到莉奈是動真格的了,也許已經偷偷觀察那男人一家很久了。莉奈經常說奇怪的話,能做出這樣的事來一點也不意外,但作為朋友,不知怎地卻很為她擔心。

「為什麼會喜歡那個男人?」

「他長得很英俊,臉部的線條很硬朗,他笑起來應該會更帥氣,可是他卻很少笑。他也不喜歡秋刀魚,我不會破壞他的家庭,但我想讓他多笑笑,我一定能做到的。」

「就是這樣?」

俊介從沒想過喜歡的問題,也想不明白希望另個人多笑笑為何就是喜歡。此刻他的心裡浮現出母親美智子睡夢裡甜甜的微笑,如果母親每天都能微笑,應該是件不錯的事情啊。

「喜歡本來就是很簡單的事,無需用定理證明,感情的事又不是數學題。」

莉奈說得一本正經,她已經下定決心了,就像是她曾經說過的那樣,畢業後要去東京獨立生活,即便窮困潦倒到去做按摩女也在所不惜。俊介知道莉奈下定決心就一定會去做,只能默默祝福她,希望她能夠順利。

2。

「對不起啊,俊介。媽媽今天去施工現場,沒能提早趕回來給你過生日。下次生日一定補償你,帶你去旅行好不好?」

「算了吧,旅行什麼的不去也無所謂啊,電視裡又不是看不到,也沒有哪裡是特別想去的。」

俊介嘴上說得無所謂,美智子卻注意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俊介左手拇指緊緊按著向內彎曲的食指,這是他不開心時的小動作。俊介做好飯菜一直在等自己回來過生日,可自己卻午夜才回來。

美智子從後面摟住俊介的脖子,一根根掰開他握緊的手指,撒嬌般把自己的小手賴在他的手心裡。

「媽媽幫你搓背好不好,我們很久沒有一起洗澡了呢。」

「才不要呢。」

美智子卻是不依,晃著俊介的手臂撒嬌。俊介最是吃不消母親如此模樣,可愛得讓人恨不得咬上一口,心裡的怨氣再也聚集不起,瞬間便散得不知所蹤。

浴室裡,俊介脫得赤條條的坐在小板凳上。美智子穿著吊帶衫、短褲拿著澡巾幫兒子搓背。上次幫兒子搓背還是他上初中的時候,時間過得真快啊,俊介都比自己高一頭了。美智子不自覺的放慢了動作,手掌輕柔的撫摸著兒子寬闊的後背,感受著年輕男子特有的青春與活力。

與此同時,俊介透過蒙著一層薄薄水霧的鏡子偷偷注視著背後的母親。美智子如藕般的手臂,裸露的鎖骨,還有那被水濕透的吊帶衫內浮現出的兩點凸起,都讓人浮想聯翩。俊介覺得一股熱氣從小腹處騰起,在體內肆意亂竄。喉嚨好幹,他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哎呀……」

俊介被母親的輕叫聲驚醒,陡然發現自己下體不知何時竟有了反應,肉棒如怒龍般張牙舞爪。最要命的是,母親的手幫自己搓澡時竟無意中碰到了那怒龍。

俊介不知如何解釋,自己竟然看著母親的身影動了情,怎麼會這樣,他再也坐不住了,騰的一下跳起來,用毛巾捂著下體跑了出去,直到「砰」地一聲關上浴室門才出言解釋。

「我……我還有作業沒做完,先回屋了。」

這孩子居然學會害羞了,剛才那是怎麼回事,俊介BBIN电子→金瓶梅,点击进入已經是大人了呢,以後應該無法再一起洗澡了,真是好懷念啊。美智子躺在浴缸裡,感受著溫熱的洗澡水一點點帶走身體內的疲勞。俊介長大了,肯做家務,又會做飯,是個好男人呢,做他的妻子一定會很幸福的。

我是在想什麼呢,幻想做自己兒子的老婆,怎麼會有如此不知羞恥的母親啊,真該浸到水裡淹死。美智子滑動身子,把整個人都沉入浴缸中,良久才探出頭來猛喘粗氣。

入夜,俊介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浴室裡鏡子中母親朦朧的身影一直在眼前晃呀晃的,那一對凸起就像是暗夜裡的兩盞明燈,一閃一閃,他的整個人都在那一閃一閃中沉浸入慾望之海。

次日,俊介早早起來,躲在衛生間裡清洗內褲,那上面留著不能讓母親發現的痕跡。

3。

莉奈果然是行動派,不出一個月就和俊介分享了她和橋本醫生的新進展。她臉上洋溢著春的氣息,歡喜的就像個剛嫁了如意郎君的小媳婦。

「俊介,我和橋本君約會了。雖然只是一起吃了拉麵,一起散步,之後他就匆匆離開了,但畢竟是我們第一次約會啊。橋本君真是好丈夫呢,他要趕回家吃完飯,應該又會有煎秋刀魚吧。」

「結婚的男人很麻煩的,你還要和他見面嗎?」

「當然了。橋本君的笑容會越來越多的。」

「哦,莉奈幸福嗎?」

「當然了,很幸福。戀愛的感覺真好啊,俊介也要快點找到自己的愛人哦。」

莉奈的愛俊介不懂,但她的喜悅卻能真切的感受到,如果說愛情就是因為某人而發自內心的喜悅,那自己似乎也有過這樣的感覺,對了,就是看到母親美智子時的感覺。

美智子的公司又接了新項目,回到家換了衣服就扎進圖紙堆裡忙開了,飯都沒顧上好好吃。

俊介瞭解母親工作時的認真勁,也不去打擾,竟自抱了髒衣服去洗。晾好了校服襯衫和運動服,俊介順手拿起美智子的髒衣服籃子,把衣物一件件揀出來扔進洗衣機。黑色套裝、蕾絲胸罩、蕾絲內褲、黑色連褲絲襪。

俊介不是第一次幫母親洗衣服了,從未有過其他心思,可這次卻不知怎地,拿起那條黑色連褲絲襪卻捨不得放下,也許是因為衣物上有熟悉的氣息,那是母親身上特有的清幽體香混和了淡淡的潤體乳香氣。

俊介把連褲絲襪湊到鼻端深深的嗅了一口,醉人的香氣如同是落在乾草上的星火,一發而不可收拾。俊介感到全身燥熱,下體漲的難受,再也忍耐不得,把絲襪團在手心裡匆匆跑回自己房間。

躺到床上,俊介閉起眼睛,把連褲絲襪貼近鼻端,貪婪地呼吸著上面殘留的母親體香,他兩三下便扯開皮帶褪掉褲子,讓火熱堅挺的肉棒暴露在空氣中。俊介一隻手在肉棒上緩緩套弄,一隻手攥緊母親的連褲絲襪,意識跟著那幽香擴散。

俊介感到母親的手撫上自己的胸肌、胸口、腹部,是那麼輕柔,那麼讓人沉醉。直到母親的手撫上自己的肉棒,開始上下套弄,他再也忍不住了,「恩」的一下呻吟出聲。隨即套弄的速度加快,俊介的呼吸跟著逐漸急促。

「我要你……媽媽。」

俊介呢喃出聲,腦中全是母親的樣子——笑容、雪白的肌膚、結實修長的小腿,還有兒時模糊記憶裡母親的乳房 .伴隨著俊介身子一下下的輕顫,一股接一股的濃精噴射在母親美智子的黑色連褲絲襪上,很是醒目。

「噹啷!」

剛剛從巔峰落下的俊介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驚,循聲望去,不知何時自己的房間門敞著,美智子捂著嘴立在門口,地上散落著金屬水果盤和一塊塊切好去皮的橙子。

慌忙間俊介來不及提上褲子,用絲襪胡亂遮住下體,一咕嚕跳下床,身子還未站穩,又被掛在小腿上的褲子一絆,整個人趴到了地板上,甚是狼狽。

「媽媽,我……」

不待俊介解釋,美智子一言不發翻身出門,回了自己房間,跟著反鎖上門。

俊介提好褲子,收拾好殘局和一地的水果,忐忑的敲響美智子的房門。打也好,罵也好,自己做的事總要自己來承擔。

半餉,屋內才傳出美智子清冷的聲音:「很晚了,你去睡吧,明天還得上學呢。」

第二天早晨,俊介頂著一雙熊貓眼坐到了餐桌前。美智子難得沒有睡懶覺,飯菜都已經做好了,桌子上擺著一碟烤魚、一碗蔬菜沙拉,還有一碗醬湯。

美智子遞過一碗米飯,在俊介對面坐下,面色平和,卻更讓人不安,也許馬上就會降下一場暴風雨也說不定。

「都是媽媽不好,整天忙著工作,讓俊介吃了很多苦,忽視了俊介,就連兒子長大了都沒覺察到。」

美智子阻止想要開口的俊介,繼續說道,

「媽媽也年輕過,有些事不用解釋。我們俊介是男人了,應該去戀愛了。媽媽不會阻止你的,有心儀的女孩子一定要帶回家讓媽媽認識哦。」

俊介扒拉了一口米飯,把從心頭湧起的酸楚感覺壓了下去。是感動嗎?雖然很慶幸母親沒有因為昨晚的絲襪事件責怪自己,但此時這事卻已經不重要了。母親讓自己找女朋友,為何自己會感覺空落落的呢,似乎周圍的一切都在慢慢離自己遠去,尤其是母親。不行了,再待下去自己一定會哭出來的。

「我吃飽了,去上學了。」

俊介抓起書包匆匆出了門。

身後是同樣莫名失落的美智子一直注視的目光。兒子大了,總是要過自己的生活的。我這個老媽不能總拖累他,這些年他跟著我吃苦了,對不起了俊介。

一想到俊介會離開自己真有些捨不得呢。我又不能一直和他在一起,昨天他做那事情時說的話一定是亂說的,我是他的母親,又是快四十的老太婆,俊介才不會看上自己呢。美智子一邊患得患失,一邊坐在梳妝台前打扮自己,雖說在她臉上看不出半分歲月的痕跡,可她仍然打扮得很仔細。

是怕被人嫌棄嗎?怕被俊介嫌棄嗎?美智子不知道,也不願去想。

4。

美智子的話一直困擾著俊介,接連數日並未覺得母親刻意疏遠自己,他初時的被遺棄感也漸漸淡了。可隨之而來的問題又讓他頭痛了。

自己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女人呢?想來想去唯一讓他感覺心動的只有母親美智子,可她是自己的母親啊,自己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感覺。

「俊介有戀母情節哦。」

俊介的朋友不多,能說心裡話的就只有莉奈了,當他說完自己的困擾,莉奈給出如上判斷。怎麼會這樣,俊介覺得自己成了變態怪物,更加害怕了。

「怎麼可能啊,美智子是我的母親啊,我怎麼可能蠢到愛上自己的母親,你覺得我是禽獸嗎」

「哈,禽獸,俊介你不要搞笑了,愛情的事又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就像日出日落一樣,該來的時候便會來,無所謂好壞,你要做的只是面對而已。」

「那也不可以吧,怎麼可以和自己的母親生孩子。」

「選擇了就要有取捨,如果覺得不倫,那就不生孩子,過一輩子二人世界,如果覺得孤單也可以去領養孤兒啊。」

「不愧是莉奈啊,可以做愛情百科了。可我還是覺得自己未必會愛上母親,我相信身體是最誠實的,我要去做下測試。」

莉奈的話讓俊介覺得倫理並不是阻礙,孩子也不是問題。可他仍然有所懷疑,也許自己只是對年齡大的成熟女性存在幻想。

俊介到便利店選了幾張面容和體型都比較心儀的熟女碟片,回到家躲進自己的房間,鎖上門開始測試,一張張碟片看下去,雖然被那些裸露的身體刺激得幾欲崩潰,卻總是覺得少些什麼,每每總會在衝向巔峰的過程中落下來。這個女人的眉毛沒有美智子的看著順眼;她的小腿像兩條長歪的大青蘿蔔,還是美智子的腿修長啊;這是什麼呀,那眼睛一點靈氣都沒有,渾濁的像是沒過濾的髒水河,真倒胃口啊。

一連看完所有碟片,俊介憋了一身火氣,卻是不得發洩。直到美智子叫他吃晚飯才得以宣洩。

俊介坐在餐桌旁喝了一大口冰水,想要消去火氣。不想抬頭正看到美智子穿著絲綢短裙圍著圍裙的背影。那玲瓏有致的曲線,再配上美智子有一搭沒一搭閒聊的輕柔話語,瞬間便讓俊介好似坐到了火山口上,隨時都會爆發。

俊介見母親正專心的烹製最後一道菜,那凸起的臀部實在是太誘人了,完全不是那些碟片裡的庸俗女人可比。他偷偷把手伸進褲子裡,抓住硬得快要爆炸的肉棒快速套弄,沒幾下就發射了。

試驗失敗了,俊介覺得自己並不是迷戀成熟女性,而是單單迷戀母親美智子一個人。這讓他感覺既興奮又喜悅。

如何向母親開口呢?就這麼直接說出實情嗎?美智子會不會把我這個有不倫念頭的兒子趕出家門呢?掙扎了幾日,俊介還是決定和母親坦白。

「媽媽,有件事我想讓你知道。我無法喜歡別的女人,我只喜歡媽媽一個人,我只想要你。」

「你在胡說些什麼啊,俊介你哪裡不舒服嗎?」

「我很正常,也很冷靜,我喜歡媽媽,不,我愛媽媽,一直都愛。如果要選個女人一起生活,那只能是媽媽你。」

「啪」美智子一巴掌打在俊介臉上,之後她整個人抖作一團,眼淚辟里啪啦地落下,她想要扶住身旁的牆壁,卻是徒勞,整個人脫力一般向前栽倒。

俊介一把扶住母親,順勢一拉把她攬進自己懷裡。

美智子靠在兒子寬闊的胸膛上,止不住的抽噎,心中翻江倒海一般,反覆地問,怎麼會這樣,老天為什麼這樣對我,為什麼讓我的兒子喜歡上我,這是要遭天譴的事啊,不能讓這事發生。

美智子一邊哭,一邊一下接一下的捶打俊介的胸膛,口中呢喃著:「不可以……你這個壞孩子……這是要下地獄的……你不可以愛上媽媽……你這是想讓媽媽提前死掉嗎。」

俊介任由母親一下下捶打,只是把她抱得越來越緊,聽著母親的哭聲,他覺得同樣肝腸寸斷,很想出言安慰,卻又不知如何開口,頭腦一熱便低頭吻上了母親的面頰,含住母親的耳垂吸吮,用嘴唇在她的耳輪內輕輕摩擦。

也許是美智子哭鬧得累了,也許是兒子俊介的輕吻讓她感到平靜,她漸漸止住了哭聲,冷著臉推開俊介。

「今天的話不許你再提,如何再讓我聽到,你便不再是我的兒子了。你還年輕,應該喜歡同樣年輕的女孩子。不許說話。媽媽希望你能盡快領著心儀的女孩子回來吃飯。我累了,不想再說了。」

美智子用累了做借口阻止俊介開口,獨自踉蹌著回了自己房間,關上房門,留下滿是怨念的俊介一人立在那裡久久未動。

回了房間的美智子卻無法安靜,沒有心情去看設計圖紙,也無法睡覺,關了燈躺在床上,睜著眼睛望著黑乎乎的天花板發呆,那一片黑色成了地獄的黑洞,她獨自一人站在黑洞邊緣躊躇,是跳進去選擇萬劫不復,還是趕快退回去。

不知為何美智子覺得自己墮落了,在被兒子抱在懷裡的那一刻便開始墮落了,自己竟然並不排斥俊介的擁抱,甚至渴望他把自己抱得更緊些,最好能把自己壓進他寬闊的胸膛裡才好,那樣自己就不用在倫理與兒子之間糾結了。

一定不能讓不倫的事情發生,這樣不幸的事情怎麼可以發生在俊介身上,不能讓自己毀了他光明的未來。

那天以後美智子刻意的早出晚歸,刻意的躲著俊介,甚至以出差的名義去了東京一周。

俊介獨自一個人呆在家裡,沒有美智子的日子真讓人難過啊,他有些後悔自己開口向母親表白了。如果不說出來,那自己也許可以一直以兒子的身份陪在母親身旁,也許那樣更好些。

5。

美智子公司的週年慶到了,俊介也被拉去參加酒會。多見人總是好的,省得他總是對著自己的母親胡思亂想,沒準今晚他就會發現新的追求目標也說不定,男人嗎,總是沒什麼長性的。

雪子拉著美智子喝香檳,兩個女人悄聲談論著週遭的男人。雪子是美智子的同事,她們年紀相仿,算得上是關係很好的閨蜜。同為設計出身的雪子也是大美人一個,但兩個女人的氣質卻完全不同。如果說美智子是寧靜湖心中的一朵白蓮,那雪子就是暗夜裡盛開的妖艷曼陀羅。

既然已經在森林裡了,那為何非要選一棵樹帶回家不可。這是獨身主義者雪子的格言,她活的很隨性,從未想過把自己歸屬於某個男人,也從未想過讓某個男人一直屬於她。開心就好,時間並不會讓事情變得更好不是嗎。

「美智子為何總要活得苦巴巴的,讓人看了心疼呢,難道世間就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入得你的眼嗎?」

美智子的生命裡除了那個把俊介帶給她的男人以外,就不再有其他男人出現了。就連那個男人也是悄悄的就那麼消失不見了。有兒子俊介就夠了,她總會這樣想。

望著獨自一人站在遠處落地窗前看夜景的俊介,美智子臉上漾起一抹幸福的微笑,我的小男人今天很帥氣呢,還是西裝襯他的身材啊。

順著美智子的目光,雪子也注意到有些孤獨的俊介。

「俊介已經長成男人了呢,帥得讓人忍不住要一頭吞下去。美智子,把俊介讓給我一晚好不好,要是你捨得,沒準我肯放棄整片森林也說不定呢。」

美智子微笑著聽著雪子誇俊介的浪蕩言語,她並不生氣,甚至心中還有著幾分得意,可不是什麼男人都能入得雪子眼睛的。也許雪子真的可以轉移下俊介的目標也說不定,和成熟性感的雪子談一場戀愛總好過對自己這個母親胡思亂想。

「好啊,雪子。那個小男人今晚就是你的了,只要你有足夠魅力。打暈了拖回房的事可是不行的哦。」

「哎呦,瞧你說的,好像我就是吃人的老巫婆一樣。難得美智子肯把自己的寶貝兒子讓出來,接下來就看我的手段吧。」

美智子看著雪子裊裊娜娜地走向俊介,心中沒來由得一痛,雪子會不會真的得手吧,那妖精可是頗有些手段的,也許今晚他們就會發生點什麼呢。她仰頭喝盡杯中香檳,隨手叫過侍者拿來一整瓶香檳,她自斟自飲,不再去管俊介和雪子的進展。

雪子很快就怏怏地回來了,她這花叢老手還未施展必殺技就被冰塊般的俊介給刺了回來。俊介的話完全沒有往日的溫柔,冰冷尖刻地直接把雪子捲了回去。

「老奶奶,我對你提不起興趣,如果換你孫女來還差不多。」

雪子氣鼓鼓地坐到美智子身旁,正要開口就「老奶奶」的話題反狡一番,卻發現美智子身前的香檳已經少了大半瓶。

美智子醉了,酒量本就不好的她很快就意識模糊了,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俊介抱出去,也不知道在計程車上吐了自己和俊介一身,當她再恢復意識時人已經在浴

上一篇:当兵时的淫乱经验-果博东方 下一篇:一次刺激的偷情-果博东方


国产自拍_自拍偷拍网_在线自拍黄色视频_亚洲国产偷拍自拍网_在线国产自拍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合作:9939av@gmail.com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友情链接: 亚洲色情网 国产自拍性爱 日本性爱免费视频 狼人综合社区 日本av在线播放 高清做爱视频 伊人综合在线 1333打炮网 18h站在线视频网 18x成人x站 超碰在线视频 51看片网 久久爆乳在线视频 超碰视频最新地址